不吃猫粮OωO

(ؑᵒᵕؑ̇ᵒ)◞✧

【闪恩】假如勇者都死光了

尖叫爆炸~!升天~!!!me die

四点水战士:

假如勇者都死光了。


 


#私设PRG魔王paro


#我卡文卡的心烦意乱只想写傻缺黄


 


<<< 


恩奇都趴在梯子上对着第三十八个抽屉拉了拉,小心翼翼地从里面拿出一小片毒龙的爪子,然后端着木质的托盘捧着下了梯。


黑黝黝的坩埚里像往常一样煮着颜色都没办法看清楚的液体,碗大的泡泡从锅底上升,破碎的瞬间发出低沉的鬼魂的哀嚎,于是他小心翼翼地把爪子片丢进去,看着它沉到锅底然后发出噼里啪啦的巨大闪光。


“好了,希望这次能有用……”


他趴在梯子上用着梧桐木汤勺舀着药水,有些忧伤地把它们灌到蓝色的小瓶子里,手指上绿色的闪光一晃而过,小小的标签和说明书就贴在了上面。


——“针对顶级魔王专用药剂,砸中头部外加附加攻击。”


他最后晃了晃药瓶确认彻底无误了,才将他们放到药锅边上的木箱子里,转身熄灭了诅咒毒蛇之火,裹紧了他的黑色斗篷和尖角帽子走出了房间。


门口的黄金地板刚被骷髅打了蜡,光溜溜地踩上去的瞬间就要向后滑倒,恩奇都站在最后一片粗糙的地面上无奈地摇了摇头,伸手召唤出他的扫帚,晃悠悠地朝着殿内飞去。


宽阔的宫殿里一点多余的声音都没有,他绕着巨大的柱子转了几圈后,稳稳地降落在骨头堆压的台阶之上,左脚踩着右脚蹭了蹭红色的地毯。


一脚踩进伤害范围,黑夜中的大殿亮起了蓝幽幽的鬼火,最终的战斗序曲打响,激昂的音乐里有着野兽的怒吼和勇者一路前行的回忆片段,转瞬间黑暗邪恶的王座上猩红的眼睛睁开了。


吉尔伽美什拍拍手,骷髅们停止了战斗序曲的演奏,亡灵们悠悠地从灯柱子上滑下来,尾巴转了转擦亮了人鱼油灯的微黄光芒。


魔王对着恩奇都打了个哈欠。


“吉尔,你可以认真一点吗?”


“没关系,今天的杂种还没过第一关就死了,撑不到本王面前。”


他晃了晃红酒杯让出宽阔的座位上一半的位置,恩奇都无奈地跑过去坐下了,他摘掉额头上闪闪发光的增幅套装换上简单的外袍,星星绣线在他的额头上画了一只柔软六芒星额冠。


“真糟糕,希望明天的勇者们可以走到迷幻森林,这样我可以偷偷帮他们刷个buff。”


“哼,就算走出了森林,地下迷宫里的那只巨型蜥蜴今天又孵化了七八个蛋,明天照样还是杂种遍地。”


恩奇都像是听到了最不好的消息一样重重地低下了头,他金绿色的长发在夜晚会被月光洗得发白透明,像是他占了他血统一点点的夜精灵一样发出宝石一样的微光。他咬着嘴唇思考着明天是不是要多做一点抗火药水散布到人类的村子里去,吉尔伽美什碰了碰他的额头把他贴进怀里。


“吉尔,要不然我还是搬回森林吧。”


“我告诉过你不准在我面前再有这样愚蠢的问题了。”


“但是……”


“闭嘴。”


吉尔伽美什皱了皱额头硬是把恩奇都的话塞了回去,鬼魂和骷髅们悠悠地沿着红毯跑走了,他们知道该在什么时候合理无比地退场——


特别是在魔王大人低头亲吻他的魔法师的时候。


 


吉尔伽美什原本和恩奇都隔着一个魔王咒山,矮人迷宫和迷幻森林,甚至如果没有勇者战斗到吉尔伽美什的面前,他们永远都不会相遇。


可是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个勇者会从新手村出发,一路收获他的战友,一路见证魔王的邪恶行径,从预言老人那边拿到启示录,然后在迷幻森林收获最重要的助力,大魔法师恩奇都,接着在他的帮助下一路烟熏火燎嗑药续命闯到吉尔伽美什的面前。


抱紧风霜经验值满载的勇者,自信地举起神剑,冲进了魔王的伤害范围。


接着红色的眼睛一睁开。


永远不会相遇的两个人,就这样见了面。


按照设定或者说是这个世界原本的命运来说,魔王会被奇怪的方式砍掉了抓着武器的手臂,然后心不甘情不愿地死在勇者面前,但是事情就在魔法师接近的瞬间发生了转折。


吉尔伽美什站在他的神殿上,看着注定和他只是一面的大魔法师产生了奇妙的感觉,这样的感觉就像是电流一般同样在大魔法师的眼睛里诞生了,他们隔着几千层的台阶看不见对方头顶上的名字,于是魔法师在此刻,动了一个本应该不存在的念头:


——至少,我想下一次来的时候,能叫他的名字。


叮咚的一声,勇者有些惊讶地从毒龙的攻击里扭过了头,他当然熟悉这个音效,这是他的青梅竹马弓箭手,冷酷无比的前死敌暗杀者身上经常会出现的声音,然而这个声音从来没有在大魔法师的身上响起:


没错,那是好感值up的声音!


他有些惊讶但是更多地是幸福到要流泪地回过头去看了看恩奇都胸口上那还是透明空荡荡的好感爱心,却发现了那颗心里流的第一滴水,居然是滚烫无比的金黄色。


连大魔法师自己都惊呆了,他有些犯傻地低下头来看了看自己的心,连防御冷却值归零了都没发现,叮叮咚咚地召唤出了一群不成样子的毛绒动物。


勇者砰地一下掉了血,他着急地跑过去想要摇醒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的魔法师,然而下一秒,他却近距离地看见了一对殷红的竖瞳。


搞什么!这个魔王能近身近战吗!!


“你个杂种和这个家伙居然有攻略路线啊……”


勇者盯着那双红色的眼睛忽然觉得浑身僵直,他说不出来自己有多害怕,但是他的脑子里却像是狂蜂一样大声盘旋着几个字


——这个你也要管吗!


“是啊,本王就是忽然觉得忽然异常地不爽……”


吉尔伽美什像是嘲讽一样站在那儿,双手拢在厚重的黑色披风里,勇者吞着口水看到那漆黑的空间里抽出了一只眼熟的武器,于是他坚定地、镇定地、对着魔王的手臂冲去。


他知道结局,他甚至知道魔王的台词是什么。


他的世界忽然一片灰。


无法动弹,角色躺地,灵魂飞渡,装备爆了一地——


我艹!


 


“嗯,他死了,你打算和本王接着打吗?”


“可以啊,但是首先,你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哈哈哈哈,可以。”


幽火通明的神殿里,魔王优雅地收起了他成堆的战斗武器,他走的缓慢随性,像是曾经也在什么地方走过这段路程一样,来到了大魔法师的面前。


“你可以唤我吉尔伽美什。”


恩奇都自然知道了,他点了点脑袋,还听到了这个空荡荡的地方另外一颗透明的心脏晃荡起绿色的液体的声音。




你需要这一瓶补肾药水吗?










end


——————————


我果然还是没脑子的剧情写的最好了


你有没有一丢丢一丢丢的幸福感啊????

评论

热度(470)